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被举报性骚扰的继续当老师,站出来的学生却拿不到毕业证?!
0

被举报性骚扰的继续当老师,站出来的学生却拿不到毕业证?!

16 五月 2019 - 00:05

今年3月,笔者的微信朋友圈突然铺天盖地般出现了去年此时就刷过屏的一个人名,让人一时有些错愕,甚至试图确定自己没有穿越。

这个人是王光亮。

泰裔教授,哈佛人类学系博士、哈佛燕京学者、富布赖特学者,硕士就读于麻省理工和牛津大学。

一系列瞩目的title(名头)后,还闪烁着一行字:2018中国米兔人物。

王光亮是其中之一,甚至可以说是最为恶劣的一个。

 

“打不死”的中国叫兽们

《南方人物周刊》曾刊登过关于王光亮暴行的专题报道,原话是这样的:

“伊婷那天恰好在生理期。H博士觉得她是不情愿、扯谎搪塞。他猛地推开洗手间的门,在她跟前蹲下来,开始检查她的身体。”

“在日后的相处当中,他会很自豪地提起自己众多的性伴侣,我(伊婷)只是他发生一百多个性关系中的一个,而且认为在男权社会下,他这种行为是完全值得倡导的。”

“发现他劈腿的那晚又是一场粗暴机械的性。我全程在哭,整个状态不对,也没有注意清洁问题。

第二天坐飞机回学校,刚落地我就直奔医院,我当时已经走不动路了。我被放到一级监护,发烧接近40 度,进入半休克状态。医生诊断有严重的细菌感染,与不洁性行为相关,白细胞超过正常值一千倍以上。

那个医生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被强奸了。”

H博士就是王光亮,伊婷是受害者之一。

图/米兔在中国

“之一”的意思是,仅是站出来指认王光亮罪行的,海内外就有六所高校的女学生和女教授,更有10名知情人士直接或间接为证实伊婷的遭遇发声:

“在长达一年的的关系里,王光亮以‘爱的教育’为名义控制着伊婷,一面是他深厚的学识与伊婷的‘浅陋’鲜明对比,二是他真心‘爱慕’着伊婷,伊婷的反抗就是‘不爱不接受’的表现。”

当时,学术圈对王光亮的第一个抵制是不让王光亮在2017年国际东亚学会上发言,如果王光亮出现在会议上,大会与会学者表示他们将罢讲。

但如果事情就这样平息,笔者这篇文章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发出来了。

2018年,王光亮仍然在上海、香港、成都、台湾等地一边讲课一边开工作坊,甚至还被找去做评委。

单就同济大学而言,2018年7月1日至13日,城规学院的“未来城市与建筑”国际博士生院就请到了王光亮,现在网上还能看到王光亮的发言照片。

图/搜狐

今年3月29日,同济大学主办的《建成遗产(英文)》国际学者论坛打算再一次邀请到了王光亮。

3月25日,“单身者舞会”,一个在2018年几乎跟进了王光亮事件全程的公众号,号召大家抵制王光亮访问同济。

3月26日,王光亮从大会名单上除名。

图/微信

即便最终除名了,但同济还是在明知道王光亮前科的情况下,邀请了王光亮。

 

学校为何总与“性骚扰”联系在一起?

伊婷不止有一个,王光亮也不只有一个。

就连震惊世人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李国华的原型陈国星,2018年法院决定不起诉后,他竟然在福州活跃着,开着中国传统文化课,讲礼义廉耻。

图/微博

虽然此后邀请陈国星的机构已被教育局调查处理,但他仍然可能在未来继续活跃在某个讲台上。

这两年,许多中国的大学都不太平。

从北电阿廖沙事件再到北航陈晓武,性骚扰的黑名单上,北大南大人大中山同济都不能幸免,一个个教授讲师学者被拉下神坛,在他们亲和的面孔、睿智的眼睛背后,那些肮脏的勾当、不堪的念头被一篇篇发声文揭露了一个干净。

学校,这个被定位为教书育人的地方,自诩为清高的象牙塔。独立意志、自由精神,这些词,是它的标配。

于是,你甚至很难想象“学校”和“性骚扰”这个哪怕在报纸的豆腐块上都显得扎眼的词能放在一起排列组合。

但事情就是发生了,还一个个实锤了下去。

什么时候学术界对干着这样肮脏龌蹉勾当的人容忍度这么高了?

即便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也被撤销,北航也已与其解约;

即便在王光亮事发后,台湾大学注销了对王光亮的聘书,重庆大学也决定不聘任王光亮。实际上,台湾的国立清华大学接到王光亮举报后,也没有向王光亮发放教职。

即便中山大学的张鹏教授也被停课,取消了任教资格,取消了硕博指导资格,终止了他的长江学者聘任,但在处理公告里,“性骚扰”三个字从头到尾没有出现;

即便有了很多处理意见,我们看到了很多公告,但不难发现,它们有一个共同点是:

不到舆论已经闹到无法收尾,本应出现的正义的处罚通知永远不会到来。

 

“教授,你这是性骚扰!”

为什么去年高校性骚扰事件频频暴露呢?

其实不难理解吧,这些事件绝对不是就那一两个月里突然发生是,教授也并非集体受到号召,集中在2018年对学生上下其手,而受害学生,也绝对不止站出来的这十几位。

一定要到有了出头鸟、有了希望,才敢站出来发声作证的地步,高校学生都经历了怎样的驯化?

是高校老师教授对学生天然的权力压制:

“不听话就让你毕不了业。”“不从了我就不给你学分。”

连选课都要:

“给分不好的老师不要选。”“上课刷脸老师说得都对。”

在这种舔狗常态下,上课老师说错了敢站起来指正错误的都没几个,我们还指望几个学生能有胆子站出来,对“性骚扰”这个敏感了五千年的词说不?

图/《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更别说一些高校护名师,早在2014年的吴春明性诱奸事发时,作为厦大历史学系考古专业的博士点的创始人和唯一专职导师,处理吴春明对厦大历史学系意味着什么无需多言。

而关于吴春明的投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始终没有被处理,直到2014年被曝光,证据多到不能再隐瞒,吴春明才被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

然而次年,他就当选了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时代考古专业委员会委员。

图/微博

“苍蝇不叮无缝蛋”这种更为普遍和常规的荡妇羞辱,混杂在“他是个教授干嘛要对你个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下手”的主观臆断之中。

受到了性骚扰的高校学生,真的有退路说不吗?

别忘了,阿廖沙事件中,每一个爆出来的学生,第一句话都是:

“我冒着拿不到毕业证的风险,在此站出来作证。”

 

打击高校性骚扰仍长路漫漫

翟天临造假,他能直接被赶出学术圈,娱乐事业也因为舆论难以开展。

那么面对性骚扰,学术圈真的就束手无策吗?

去年之后,多家媒体都发表了社论,号召建设更为强力的防性骚扰系统,不要让防性骚扰系统只是一张警告而已。

尽管武大发起了《全国高校教师反性骚扰宣言》,但宣言也只能是宣言,防的还是君子。

图/腾讯新闻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美国教育委员会就开始呼吁各校园必须制定反性骚扰制度。

爱荷华大学当时就做出回应:

教师不得与其直接指导、授课的学生发生性骚扰在内的任何亲密关系。违规教师轻则道歉、检查、降薪、停职、降级,重则解聘、开除。

1984年,哈佛大学颁布禁止直系师生恋的规定。

随后明文禁止师生恋成为主流,而关于“师生恋”的定义也越来越明确,直到2003年,加州大学禁止所有校内教师与在读学生恋爱,即便是双方自愿的。

1989年,关于性侵、性骚扰的取证做出细化规定的《学生知情权和校园安全法案》被提请,1991年正式生效。

图/wikiHow

为了强制执行,2014年,奥巴马政府决定学校排名与防止性骚扰的政绩挂钩,迫使学校如实公布调查报告。

目前,美国大学已经与司法部合作,有关学校性骚扰的调查报告学生都能从政府网站上获取。

专门的性骚扰申诉委员会也逐步建立起来。

早在1994年的堪萨斯大学,女学生就知道:遇到性骚扰,第一步就是去找申诉委员会。西点军校还专门把申诉委员会设置在隐秘的地方,用来保护申诉人隐私。

对学校处理结果不满意的学生,还能继续向政府的民权办公室申诉,或者直接提起诉讼。

但美国到底不是中国,在高校防治性骚扰问题上,我们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哥伦比亚大学生抗议校园性侵,图/南方人物周刊

但这一次,从朋友圈刷屏奔走相告王光亮回归,到王光亮真的从名单上被移除,很明显而同样令人很是欣慰的是,面对“叫兽”,觉醒的意识越来越多,懂得动手来维护权益的人越来越多。

学校就是学生来上学的地方,绝不是“叫兽”们作威作福蝇营狗苟的地方。

即便面前一定还有漫长的等待,即便面前还有很长的路途,但终究,让叫兽干净地滚出学术圈的一天终会到来。

图/《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那时,伊婷们不会哭泣,房思琪们也能走在灿烂阳光下,阿廖沙们能拿着学位证对他们说“不”。

不,那时,只期望不再有伊婷,不再有房思琪,也不再有阿廖沙。

 

胡士托

吃好喝好,长生不老。

P.S.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