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被姐夫强奸、沦为生子工具的她,未来在哪里……
0

被姐夫强奸、沦为生子工具的她,未来在哪里……

7 十一月 2018 - 13:11
 
最近,有人跟伞君讨论一个话题 :
 
“你所知道的强奸犯后来都怎么样了?”
 
我们一直以为施暴的人都会受到法律的裁决,得到相应的惩罚。但是,现实却并非如此,并不是每个犯罪者都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一部即将上映的电视剧《半生缘》。
 

一、她被亲姐送上姐夫的床

在张爱玲的笔下,顾曼桢知书达理、外柔内刚。
 
 
这样一个承载着人间至纯美德的形象,随着新版电视剧《半生缘》即将播出,再度走进大家的视野。《半生缘》流传至今,衍生出不少影视作品。但凡知晓这个故事的人,回想起来,多半还是会为两位主人公错过的爱情扼腕,为顾曼桢悲惨的遭遇叹息。
 
那个“羞涩起来很羞涩,天真起来又很天真”的顾曼桢,本该拥有美满爱情与幸福生活,却被亲姐顾曼璐陷害,人生一夜之间发生巨变。
 
姐姐顾曼璐
图/豆瓣
 
她的姐夫,假意醉酒爬上了她的床。纵使曼帧百般求救、万般逃离,最终还是为照顾无辜的孩子,选择嫁给了那个叫祝鸿才的畜生。
 
这份屈就的婚姻自然没有好结果。
 
婚后几年,祝鸿才竟生出愤恨:“怎么她到了他手里就变了个人了?” 当初只可远观的朱砂痣白月光,等他强夺过来,却成了一碗素虾仁,“看着是虾仁,其实是洋山芋做的,木木的一点滋味也没有。”
 
姐夫祝鸿才
图/豆瓣
 
祝鸿才眼中的顾曼桢变成了什么样?书里是这么说的:
 
“她现在简直不行了,和他那些朋友的太太们比起来,一点也不见得出色。她完全无意于修饰,脸色黄黄的,老是带着几分病容,装束也不入时,见了人总是默默无言,有时候人家说话她也听不见,她眼睛里常常有一种呆笨的神情。”
 
顾曼桢
图/豆瓣
 
笔者每次阅读至此,或是想起这段话,都忍不住控诉:她变成这个样你心里没点数吗!后面省略脏话若干。
 
当初一颦一笑皆是温柔的顾曼桢,婚后学会了麻木自己,学会了冷漠待世,就算她最终后悔、费尽心思地离了婚,一切也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样,正如她和世钧重逢时说的:
 
“世钧,我们回不去了。”
 

二、建议受害者嫁给强奸犯?!

很多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嫁给那些性侵自己的人,就像是明明被火烧痛了,不避而远之,反而往火坑里跳。但婚嫁往往不是两个人的事,其中掺杂了太多社会因素和外界影响,稍不注意便会被它们牵着鼻子走。
 
2017年4月22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海滨步道上,31套特殊的婚纱悬挂于此,随风飘摇。
 
图/搜狐
 
社会艺术家们通过此种表现方式,呼吁黎巴嫩政府废除被称作“强奸法”的第522条刑法——允许性侵、绑架或是强奸的罪犯可以通过婚姻来逃避法律的制裁。这则听上去匪夷所思的法文,从1948年便已存在了。
 
在黎巴嫩及其他一些中东国家,整个社会的思想状态仍极度的狭隘保守,女性的贞操是最珍贵的陪嫁品,而被强奸的女性将成为整家族的污点,被所有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更糟糕的是,法官往往不会惩治强奸犯,反而建议受害者嫁给对方,来维护所谓的声誉。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解决办法吗?没有了。除了受害者,皆大欢喜,世界和平。
 
于是,身处于社会舆论与家庭重压下的女孩子,成为了畸形的社会意识的牺牲品,被众望所归地推入泥沼,开始享受她苦不堪言的婚后生活。
 
黎巴嫩女性穿婚纱抗议
图/搜狐
 
即使在中国,早些年代,或是不够发达的地区,此类事件也层出不穷。
 
人们用“荡妇羞辱”来伤害被侵犯的女性,用“嫁的出去”、“有没有男人要”来肯定女性的价值。中国人是在乎体面的,就算没有相应的法律条文做帮凶,人们也更倾向于去解决被玷污的一方,来达到表面上的光洁。
 
《半生缘》里,曼桢被侵犯后,她的母亲顾太太也经不住大女儿说,考虑到脸面问题,就动了止损念头,不仅顺水推舟棒打鸳鸯,甚至反过头来劝说曼桢答应这段婚约。
 
曼桢后期的凄苦与冷漠,与这被传统思想禁锢的母亲脱不了干系。舆论的压迫和教育的缺失,是此类事件的罪魁祸首。
 
曼桢与恋人世钧
图/豆瓣
 

三、记住:错的不是你!

为了孩子嫁给强奸犯的顾曼桢,婚后失去了生活的激情,浑浑噩噩,判若两人。被迫嫁给强奸犯以维护家族声誉的女人,婚后继续着遭受强奸犯的奴役与虐待。可悲,可叹,更要警醒,抗争!
 
至少,要先向“嫁给强奸犯”说NO。
 
1965年,17岁的西西里女孩Viola遭黑手党成员强奸。在Viloa将强奸犯告上法庭后,一家人反而遭到小镇居民的报复,不仅被白眼相待,葡萄园和小屋还被蓄意放火,父亲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
 
Viola和父母向当地警察描述案件
 
在当时的意大利律法中,同样存在类似前述黎巴嫩的条文,称为“修复式婚姻”。几代以来,当地居民默认了这条律法,认定嫁给强奸犯是最好的选择。而拒绝如此的Viola,不仅是不洁的,是给家族蒙羞的,更是公然冒犯了他们的信条。
 
此事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被舆论攻击、身处风口浪尖的Viola,始终没有退却,最终在法庭上正视自己的伤疤,用坚决的态度,把强奸犯送进了监狱。当第一根树枝抽芽,就会有更多的树芽冒出,彰显春天的到来。
 
在胜案之后,泰晤士报指出:“她对传统的蔑视已经被至少四名西西里女孩所效仿。”抗争的浪潮席卷而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运动中,迫使意大利公众正视性别暴力,维护女性的权利。1981年,意大利政府正式废除“修复式婚姻”。
 
支撑Viola的,不仅是她的勇气,更是她的家人。她的父亲曾问她,是否真的想嫁给强奸犯。她摇头。于是父亲说:
 
“好,那么我会尽一切可能帮助你。”
 
Viola的父亲声明不接受“修复式婚姻”
 
如果当初顾太太坚定地维护曼帧,故事会不会大不一样呢?如果曼桢的求助被注意到,是不是也不会变成那般惨状呢?嫁给强奸犯的人后来幸福吗?你说呢。
 
我们想要的,是每一个人的不愿意都能被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权在她/他自己手里;
 
是有清晰坚定的法律条文,来保卫无数个受侵害者的权益;
 
是有更普及、更健全的心理咨询系统,让心理、人格遭受戕害的人能正视伤疤、走出阴霾。
 
请记住:强奸犯本来就该被惩治,嫁给强奸犯的事本来就不该发生。
 
P.S.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西瓜季节
生活有趣细节的发现者,温柔善行。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