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北大蒲松龄大战林忆莲粉丝:老女人、长得磕碜、贱b粉
0

北大蒲松龄大战林忆莲粉丝:老女人、长得磕碜、贱b粉

3 十二月 2018 - 11:12

在伞君的印象里,说起古代奇幻小说,《搜神记》一定是名列榜单前三。其融合了《山海经》、《西游记》、《封神演义》等中国古代经典作品,为我们展现了中国古代神话的宏伟篇章。

近几年一部同名玄幻小说也成为了大流量大IP,其作者树下野狐更是被认为是"当代新神话主义浪潮的领军人物"。然而,就在前几天,他与网友在微博上的争论,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老女人”、“车祸现场”、“贱逼”等……树下野狐几乎是一气呵成地完成了教科书式的脏话羞辱。
一、树下野狐,你为什么出口成“脏”?
 
 
树下野狐何许人也?
 
北京大学毕业,其创作的《搜神记》,是近年来最著名、最畅销的网络奇幻经典之一,同时也开创了中国新神话主义的东方奇幻风格,掀起全球华人网络的"搜神热"。而他本人也被誉为“北大蒲松龄”、"本土奇幻扛旗人"。
 
但是能让树下野狐如此飙脏话的事情起因却非常“普通”:树下野狐在自己的微博聊到了以往看演唱会的遗憾经历,而一些歌迷在看到这条微博后,发出了不同的意见。在讨论过程中,双方言语逐渐激烈,最终场面失控,转至双方互骂。
 
虽然大V与网民的争执并不鲜见,而出口成脏到这个程度的,倒也算稀奇。
 
 
作为女性的我,在阅读他这些口不择言气急败坏的言语中,下意识地觉得不舒服。而细细思索之后,我注意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
为什么许多人在吵架过程中,下意识采取的方式,就是以性羞辱为手段,通过使用性暗示意味强烈的词汇,来达成攻击对方的目的?
 
二、脏话背后的雄性视角
 
 
粗口中的性羞辱,可能构成了形形色色多种多样的中华粗口里,最突出的文化图腾。
 
要讨论这个议题,首先要从脏话的分类说起。1992年,Timothy Jay 将脏话做了十种分类:
 
  • cursing(诅咒)
  • profanity(玷污神圣)
  • blasphemy(亵渎)
  • taboo(禁忌)
  • obscenity(猥亵)
  • epithets(绰号)
  • scatology(粪学)
  • vulgarity(粗俗)
  • slang(俚语;行话)
  • insult and slurs(侮辱与中伤)
 
而在这十大的经典分类中,程度最重的,便是 obscenity (猥亵)。
 
猥亵是指企图采用以性相关的方式,通过使听者产生性联想,从而达到羞辱对方的目的。当一个字被称作是obscene (猥亵) 的时候,就表示不能自由地被使用,它是被限制的。因此,与性交有关的联想都被认为是“obscenity”(猥亵)的,它们被法庭认为是最有攻击性的,而不能正常使用。
 
而猥亵的心里背后,本质上是雄性的权力支配感。
 
(图/豆瓣)
 
语言学家布尔迪厄曾经指出,“语言关系总是权力符号的关系”。人们通过争夺在公共空间的话语权,来获得对权力的掌控。而歧视与语言暴力同样能构建出一个攻击性的系统,用以排除对说话人之外的异己,与胆敢反抗说话人的异见者。
 
波伏娃在一九七九年的访谈里曾经说过,“语言承袭自雄性社会,它包含了许多雄性的偏见。”
 
长期以来,由于雄性长期占有语言系统的掌控地位,因此这套攻击性系统背后的逻辑,依然是雄性视角,故脏话里最常出现的,便是对女性的攻击。
 
在《脏话,让每张嘴成为垃圾场》一文中,对于性别歧视类的脏话,曾有过精准的论述:
“男子借着对女人的脏话而占领着权力,而女性则在脏话的侵犯里臣服。”
这些攻击包括但不限于:
 
  • 对于女性年龄、外貌、身材、职业的外在属性的莫须有攻击;
  • 对于女性本身生殖器官的非法化猥亵想象;
  • 将女性比喻为雌性动物;
  • 将不道德的标签贴在女性头上;
  • 站在男性视角的生殖器羞辱等。
 
 
在这场骂战中,博主通过下三路的攻击,宣泄着自己的愤怒,以获得虚妄的权力掌控感。
 
而受到了攻击的一些网友,也使用了过激的言语,“强奸你爸你妈。”这样的表述,也是典型的不道德德式的猥亵攻击。树下野狐的反应也很直接,他以同样肮脏下流的语言再次辱骂网友,终结了理性沟通的可能性。
 
 
三、别让嘴巴变成思想的垃圾场
 
 
脏话是人性里最卑劣的部分,因为它将人们对另一个群体的歧视,用种种莫须有的指控与肮脏的咒骂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这些脏话中,女性总是处在弱势的位置,成为了被攻击的靶心。可以这样形容,性羞辱式的脏话是沟通中的毒丸,交流贵在尊重对方与怀揣善意,而脏话断绝了一切善意的可能性,直接向对方展现了最富攻击性的一面,兽性凌驾于人性,扯下了文明人的面纱。
 
脏话是交流中最不能容忍的底线,当理性的讨论变成了情绪化的互喷过程,那么双方都在发泄情绪的过程中,一次次地伤害着本来无辜的女性群体。
 
“人应当有一种自我期许,那就是不能让自己的嘴巴变成思想的垃圾场!”
 
一个脏话横行的社会,也是暴力无忌的社会。语言会使人下意识地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当出口成脏变得无所顾忌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在潜意识里,对女性的冒犯、性羞辱与性暴力想象都是可以接受的。
 
(图/知乎)
 
一个获得话语权的大V毫不顾忌地在公共舆论空间大爆脏话,却没有几个他的粉丝意识到这样不妥,反而是嘲笑网友“脑残护主”。而一些网友也回击时,下意识地使用了同样肮脏的脏话的时候,也可见在网上的舆论空间里,对脏话的容忍度有多高。
 
麻省理工学院的语言学教授 Avram Noam Chomsky(艾弗拉姆·诺姆·乔姆斯基)曾说,脏话是包括我们所有人在内的不幸弱者,因无穷愤怒而不断用来宣泄的惯用行为。
 
而那位在公共舆论空间上大爆脏话的作家,也让我意识到了这一点。
 
越张牙舞爪的人,其实也就越虚弱。
 
弱者愤怒而抽刀向更弱者,没有什么比通过发泄自己身上的兽性,攻击下三路的方式来抒发愤怒更卑劣的了。
 
作者 水畅
写作者,观察者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