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北大女生自杀:在情感的狩猎场,没有多少人能侥幸脱逃
0

北大女生自杀:在情感的狩猎场,没有多少人能侥幸脱逃

14 十二月 2019 - 11:12

这两天刷屏的北大女生自杀案,震惊了不少人。

那个朋友眼中勇敢而善良的女孩,却在一段“不寒而栗”的爱情中,遭受来自对方非人的折磨。从“我说过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将来”,到“我是一个毫无价值的女孩”,一步步否定了自己的全部人生。

 

 

最早南方周末将此事报道出来时,很多人不信,觉得夸大其词,选择去谴责受害者的软弱,用一句“堂堂北大法学院的学生,真是白上学了”给事件定性。

可随着更多聊天记录的放出,大家害怕了。

不少女生从那些对话中看见了自己和前任的影子,也有不少人恍然醒悟,自己也正处于这般畸形的关系中。

这起事件中看似猎奇的精神虐待,却离我们并不遥远。

 

她产生了亏欠感

事情是这样的:

北大法学院女生包丽,交往了一个叫牟林翰的学长。交往一年左右,包丽服药自杀,目前已确认脑死亡。

随后,两人的聊天记录被曝光,牟林翰对包丽在精神、肉体上的折磨也被呈现在大众眼前。

且大大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包丽与好友的对话

 

对话中,牟林翰表现出对“处女”的异常执着。

倘若女友不是处女,那就是“把最美好的东西奉献给了另一个人”,是她的“清纯和好奇都已经被别人占去了”。

她是不检点的,是不懂得珍惜自己的。

而自己就成了“可怜鬼”、“接盘侠”,因为还爱着她,所以只能“不断地麻痹自己”。

 

 

牟林翰强调自己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所以一口咬定,包丽在遇见他之前的性经历是“错误”,是“自私”,还多次用无奈的语气,去质问包丽为什么还不醒悟。

不仅如此,他还主动挖掘包丽的过去,以此来羞辱她。

荡妇羞辱成了牟林翰要挟包丽的武器。

抓住“不是处女”这一莫须有的罪名,多次贬低,并上升到对人格及自尊的侮蔑,以制造双方不平等的地位。

目的只有一个,让包丽产生亏欠感。

而当包丽被他重复洗脑,开始质疑自己时,折磨才刚刚开始。

牟林翰以让包丽弥补为由,开出了一些列骇人听闻的要求,包括要她去怀孕,然后流产,给他看医疗记录;要她去做绝育手术,才能离开他;要她自称自己是牟林翰的狗,并备注牟林翰是她的主人……

 

 

除此之外,还控制她生活的方方面面,用拍裸照、自杀等事威胁她,用无止境的密集辱骂攻击她。

直到包丽最终失去离开的力气。

 

整个社会都在帮他

牟林翰的所作所为,是教科书式的精神虐待。

健康的亲密关系,恋人的目光本该聚焦在对方的优点,牟林翰却死死抓住他所认为的包丽的“错误”不放,不断强调、挑刺、斥责,通过让她产生负疚感来摧毁她,进而掌控她。

而想要摧毁一个女生,还有什么能比荡妇羞辱更“好用”呢?

陈奕辰就是这么做的。

今年的一部素人恋爱综艺,《心动的信号2》,捧出了陈奕辰和张天这对“天意”CP,两人在节目里甜到掉牙,出节目后,陈奕辰却再也没秀过恩爱。

 

 

张天以为是陈奕辰的经纪人从中作梗,想要拆散他们,便在ins发文:“拆不掉的,死心吧。”

之后,陈奕辰的经纪人发微博反击,称“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暗示自己只是背锅。

 

 

至于张天到底“做了什么”,当晚泄露的一段录音做出了回答。

这段由网友曝光的疑似张天陈奕辰的通话录音里,陈奕辰盘根问底,一步步诱导张天说出她的过往情史,诱导她说自己喜欢约炮,有性病。

 

▽录音文字内容 C为陈奕辰,T为张天

 

你看,像不像牟林翰对包丽说的话?

陈奕辰也许很清楚地知道,在长久性压抑的国内,在这个荡妇羞辱盛行的男权社会,张天的性经历难以被广泛接受,是容易去抹黑的弱点。

所以他不惜话语诱导,偷偷录音,再趁机曝光,只为给自己不秀恩爱、利用完她就跑找一个看似完美的借口。

他试图通过录音告诉网友,张天是生活不检点的一方,而他是无辜的、被背叛的。

都是她的错。

可女性背负的错实在太多了。

 

△还记得俞洪敏的经典发言吗

 

在亲密关系中,男性似乎只要以爱之名,就能创造出伟正的形象。性经历丰富是风流,反之是专一,自私虐待是霸道总裁,诋毁限制是“爱得太深”。

哪怕犯下滔天大罪,此前仍是“老实人”。

而女性呢,是浪女,是泼妇,是疯,是癫,就算成为彻头彻尾的受害者,也要接受“你为什么不离开他”“你为什么不喊救命”“你为什么要走夜路”的无尽指责。

包丽无法从这段扭曲的关系中脱身,仅仅是因为牟林翰手段高明吗?

毕竟在这种环境里,牟林翰想要找出包丽的“错误”,进而消磨她的心智,可太简单了。

整个社会都在帮他。

 

 

牟林翰和包丽的聊天记录曝光后,不少女性还感到了后怕。

因为那些聊天记录过分熟悉,无论是对方因为一件小事铺天盖地的指责,还是自己因此生出的负罪感,自己都曾亲身体验过。

这也许正说明了,抛去那些超乎常理的细节,牟林翰和包丽的相处模式其实普遍存在我们的情感情经历中。

生活中的男性会下意识地贬低女性,抑或忽视女性的个人意志,以爱之名限制她。

这是整个厌女社会耳濡目染的结果。

 

亲密关系中的对与错

牟林翰对暴力的消息轰炸、疯狂辱骂,也是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情感虐待。

 

 

相比网络暴力,这种发生在熟人间的一对一的指责更致命。

而这并不只是由男性指向女性的单箭头。

前不久,美国的一起“短信杀人案”就引起了轰动。

亚历山大·乌图拉是波士顿学院的一名学生,22岁的他已经完成了生物学专业的所有课程,即将顺利毕业,前途大好,却在毕业典礼当天选择了自杀。

警方在调查时,注意到了亚历山大的韩裔女友柳仁英。

 

△亚历山大和柳仁英

 

两人恋爱关系长达18个月,但在亚历山大生前,曾遭受柳仁英身体、语言和心理上的长期虐待。

恋爱期间,她甚至不断鼓舞亚历山大去自杀。

调查人员在翻看亚历山大的手机时发现,在他自杀的前两个月内,这对情侣互发了75000多条短信,其中柳仁英发送了近47000多条。

而可怕的是,这47000多条短信里,几乎没有一条是甜蜜的,反而都带有精神虐待倾向,比如去自杀、去死吧、世界没了你会更好之类的言语攻击。

 

 

调查发现,柳仁英会刻意阻断亚历山大和家人朋友的联系,并用手机定位追踪他的位置。

CNN报道称,亚历山大跳楼自杀时,柳仁英就在现场。

也许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本该罗曼蒂克的爱情喜剧,却充斥着恶毒的咒骂、无情的讽刺和暴力的控制,两个因相爱而走到一起的人转眼互相伤害。

可我们真的不能理解吗?

电影《婚姻故事》里,斯嘉丽约翰逊扮演的女演员和丈夫协议离婚,在争夺抚养权时,双方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开始罗列对方客户的“错误”。

女方律师指责丈夫接孩子时迟到,没有在汽车上安装好安全座椅,男方律师指责斯嘉丽在陪伴孩子时是醉酒状态。

这些原本带着温馨的小插曲,转瞬变成对簿公堂时的插刀。

之后两人独处时,再次爆发争吵,无数小事将情绪堆至最高潮,丈夫几乎是歇斯底里地说:

“每天醒来,我都希望你死了!”

 

 

可怕的是,这不是放狠话,而是确有其事。

当一段亲密关系不再健康时,无数原本不是错误的“错误”便浮出水面,随之而来的便是指责、辱骂,是会在心中留疤的情感虐待,最终变成推向临界点的积怨。

所以我们需要在第一时间,敏锐地察觉出其不健康之处。

比如,当处在一段关系中的你,因一些小事被无端指责时,可以立刻反思一下,对方所指的错误是否具有上述的一体两面性。

非处女很丢人吗?不,处女情结才病态。

如果存在一体两面性,请相信自己,或者主动寻求朋友的意见,不要背负上莫名的负罪感。

此外,还可以探究对方指责的目的,以及有没有沟通的余地。

如果对方甚至都不愿沟通,又何必守在身边等待痛苦降临?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