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被不喜欢的男生表白了,怎么办?
0

被不喜欢的男生表白了,怎么办?

11 一月 2019 - 10:01
我的人生恐惧之一是被不心动的男性表白。
 
根本不用等到开口,光是暗示好感都会让我紧张,因为我不知道拒绝他们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我曾选择很鸵鸟地“人间蒸发”(不回信息),装傻(强行维系友情),或者努力思考怎么可以让对方讨厌我(腹黑经验分享:展现女权的一面,常常很奏效)。
 
野生翻译:“如果你支持性别平等,那么你就是女权主义者”。图/ew.com
 
回想过去,我并没有受过极其严重的表白暴力(敲三下木头)。
 
但是,我听过对方的朋友替他嗔怪我“很笨”;我见过对方得知我的感情状况后,笑容逐渐凝固,之后变得极度冷淡无礼;我还遇过对方发现我们没有发展可能后,立刻警告我“小心被骗”。
 
我恐惧的最大来源是舆论环境
 
各种表白暴力的新闻已经给我留下心理创伤,让我有些“恐男”:
 
来源:微博
 
男子求爱不成当面跳江 女方被死者家属起诉索赔 80 余万
男子将拒绝自己表白的女孩拘禁 17 小时
男子因表白被拒 将暗恋的女孩非法拘禁 17 个小时
表白超市女老板遭拒 男子抢烟酒扇女子耳光
男子殴打拒绝自己的女生:从小到大没有我得不到的(此处省略 1000 字)
 
如今,就算听到爱豆迈克尔·杰克逊在 “Baby Be Mine” 中唱“宝贝,做我的人(你必须是我的)”, 我都会感到不适。
 
一些名人的表白“传奇”也让我觉得很不妥,比如俞敏洪:
 
第二个礼拜我就邀请她到颐和园的湖上去划船,展露了我一点点的本领,给她背了一本剧本。
 
紧接着我就提出了求爱,我说答应我,不答应我就把你推到湖里去。我的老婆她是不会游泳的,所以她一看生命有危险就答应了。
 
毕业以后就变成了我的老婆,后来就变成了我孩子的妈妈,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
 
这类“简单”的爱情故事还在一部部文艺作品中重现,实乃“艺术源于生活”
 
《我的天才女友》中,马尔切洛·索拉拉威胁莱拉,如果不答应表白,就杀她全家。
 
《就算敏感点也无妨》中,男同学认为信慧和他讨论学习是在勾引他,还问她“和我吃饭还是去死”。
 
来/豆瓣
 
《南方有乔木》中,陈伟霆对白百何又是语言骚扰,又是强行壁咚
 
《谈判官》中,黄子韬对杨幂施以搂肩、灌酒、偷吻、强吻,种种行为仿佛性骚扰指南
 
《欢乐颂2》中,杨烁对刘涛的穷追不舍,油腻到没眼看。
 
当油腻的表白招数变成微博热搜,有时会演变成针对女性和男性的双重性别暴力。
 
比如,去年和今年圣诞的微博热搜 #Don't Merry Christmas# (Marry Me),就炸出一堆伤人的土味情话:
 
替你心动女孩的男友送你一个白眼。
 
然而,身边的女性表示并不喜欢,而是希望男生们可以像李云龙在《亮剑》中表白田雨时那样说,“如果不同意,我马上走,以后绝不纠缠你”,可以像达西在《傲慢与偏见》中那样,表白失败后,能学会反思自己哪里需要改进。
 

为什么就这么难实现呢?

研读一下那些表白暴力新闻,就会发现那些男性常常是自恋和自卑的结合体
 
一方面,他们可能坚信自己必须也值得在亲密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女性的拒绝是对自身权威的挑战,所以无法忍受
 
另一方面,他们也可能厌恶自己的“无能”、“不帅”,转而走上过度补偿的道路,选择用攻击性来填补自我否定这个深谷。如果他们对自己足够满意,表白被拒绝时也许就不会那么痛苦。
 
电影《中国合伙人》,成东青湖上表白遭拒后强吻苏梅。图/豆瓣
 
在国外“非自愿单身者”(Incels,完整的表达是 involuntary celibates)这一亚文化中,一些自感缺乏性吸引力的男性用怨恨女性的方式来表达愤怒。
 
典型的例子是 2014 年艾略特‧罗杰连环杀人事件。杀人并自杀之前,感到孤独和性压抑的艾略特‧罗杰曾录视频《为什么女生讨厌我》,质疑为何没有女性对其表示好感。
 
近来有报道指出,有部分“非自愿单身者”也将暴力施于自己,比如疯狂健身或做整形手术,让脖子变粗——据说这样看起来会更有性吸引力。
 
往更深了说,除了自恋和自卑,在表白时言行过当的男性,还可能对两性关系有比较狭隘的看法:
 
异性恋男女之间,要么互相嫌弃,要么就是心动。
 
心动了,就必须在一起。
 
追不到,就继续追,或相忘于江湖。
 
异性交往,如果总是这么非黑即白,自然很容易上演苦情大戏,甚至闹出人命。
 
然而,日常话语体系一再固化这种认知。
 
社交媒体上流行这样抖机灵:“异性间长久的友谊是靠彼此间的嫌弃来维系的……”
 
——就没有互相欣赏的异性友情吗?
 
英文中常借用棒球术语来描述性爱:“得分、一垒、坐冷板凳……”
 
——啪啪啪而已,有必要这么患得患失吗?
 
在 TED 演讲中,性教育工作者 Al Vernacchio 建议改用“吃披萨”来形容性爱这个一起嗨皮的过程。 图/TED
 
过去,当灵长类学被男性学者垄断时,不断有研究表明,人类的雄性近亲们——比如雄性大猩猩,在求偶和交配中普遍呈现“花心霸总”的行为模式。
 
科学家们依此推断,男人们的风流强势,都是本性使然。
 
但当大量女性学者进入灵长类学领域后,她们开始用研究挑战以上刻板印象。比如,雄性倭黑猩猩就相当温和,雌性倭黑猩猩才是“霸道”的那一方。
 
不过,演化生物学中这些女权主义者的革命尚未成功,消除表白暴力的道路依然任重道远。
 

如何消除表白暴力?

表白暴力除了让我有点“恐男”,其深层的文化原因还阻碍了我和男性发展正常友情:
 
我不敢对男性太好,担心他们会想太多,误把友情当爱情。
 
我有时在心里为直男打抱不平:为什么“男闺蜜”的美称就得让男同志们垄断呢?互相欣赏、共同成长的男女友谊,大概是两性交往中最具发展价值的领域之一。
 
嗯,非常喜欢你,但并不代表想睡你。
 
如果能消除表白暴力,该有多好。因此,我搜集了一些消除的途径,希望能提供一些思路:
 
1. 让女性来教男性当一个得体的撩妹达人
 
为什么要向那些自卑又自负的男性学习调情?
 
让崇尚性别平等的女性来当调情导师,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男性们尤其能学到如何尊重、共情女性的情感需求,充分给予心仪对象选择的自由。
 
2. 培养成长型思维
 
表白失败就诉诸暴力,其实和考砸了就放火烧学校一样不可思议。
 
心动得不到双箭头,原因可能有很多,不需要强迫某个人背锅。自我完善后,或时来运转时,你也许就会等到她了;等不到也没事,做朋友也能很快乐。
 
电影《真爱至上》,他去做注定失败的表白,然后离开。图/豆瓣
 
3.学习情绪表达
 
很多男孩在成长过程中缺失了情绪表达的训练。学习用积极的、有建设性的语言进行沟通,能让双方放松很多。
 
这一点,我认为是男性女性都需要提升的能力之一。
 
4.多鼓励女性表白
 
让男性们休息一下吧哈哈,很多女性也想要主动表白,只是苦于“女孩主动会掉价”等类似观念的影响,失去表白的勇气。
 
我不想再像鸵鸟一样躲避表白暴力了,也鼓励更多的男性能在亲密关系中平和沟通,灵活进退。
 
参考资料:
Inferior: How Science Got Women Wrong-and the New Research That's Rewriting the Story (Angela Saini著)
 
PS.感谢Sukha对本文写作的大力协助。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图片授权来自图虫。
 
作者 哈哈
喜欢娱乐新闻,9岁入坑,传播学研究硕士,关注流行文化中的性别暴力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