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9岁深入童工黑地,11岁对峙恐怖组织,12岁自创公司当CEO,这届女孩子都这么牛?
0

9岁深入童工黑地,11岁对峙恐怖组织,12岁自创公司当CEO,这届女孩子都这么牛?

16 十月 2019 - 17:10

提到女童,你会想到什么?

电影《狗十三》里,由于父母离异,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李玩?

那个渴望了解、陪伴和爱的13岁少女,在“要听话”的中国式教育里,汹涌又无奈地完成了属于她的“成人礼”。

 

 

又或者,是电影《嘉年华》里,被父母的领导性侵的孟小文跟张新新?

 

 

面对这位“干爹”的行为,两个性教育匮乏的小学生只觉得不妥,却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幼小的年纪成了这场灾难里的牺牲品。

再或者,是电影《何以为家》里被强行卖给商贩为妻的小妹妹?

那个漂亮得可以去宝莱坞当演员的妹妹,身后站着所有巴基斯坦的童婚新娘:

每2秒就有一个女孩被强迫结婚;42%的女孩出嫁时还未成年,其中有8%的女孩15-19岁就当了母亲。

 

 

她们的故事多么常见。沉默、不幸、泪水似乎已经与她们紧紧相连。

可是,女童只能是弱小的,迷茫的,等待被拯救的吗?

女童身上就没有自己的力量吗?

 

她要去救回被卖作童工的弟弟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在全球范围内的今天,每7个孩子中就有一个在从事童工劳动,2013年,世界上年龄在5-17岁的童工人数约为1.68亿人。

电影《Jhalki(《微光》)里,那个9岁姑娘的弟弟就是其中一位。

 

 

如印度大多数被拐卖的童工一样,因为家庭债台高筑,7岁的弟弟被卖去印度的一个地毯编织工厂,那里是一个黑暗而令人沮丧的童工世界。

他每天工作14个小时,还要被责骂毒打。

在印度农村长大的女孩Jhalki,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顶着脏兮兮的脸,去城里打听他的下落。

她对弟弟在哪一无所知,仅仅是出于对弟弟的爱,决定跟随自己的直觉,开始了艰苦的寻人旅程。

旅途中,她遇见了腐败的官员和剥削穷人的有钱人。她不被别人理睬,甚至还被追杀。哪怕受了伤,她也不曾放弃寻找。

这部电影的导演凯拉什说:

“Jhalki是我们社会的一面镜子……让我们注意到许多人甚至没有意识到的社会萎靡不振的一面:儿童被卖,被迫劳动……在血汗工厂里无时无刻不想回家。”

无数人受到了这个女孩的鼓舞。

像她这样胸怀开阔、有决心的人,才有机会救出那些被困在恶劣陷阱中,成千上万绝望的孩子。

回到那个问题,女童身上就没有自己的力量吗?

你看,有的。

而且,女童的力量不止激励了身边的人,也给全世界带来了希望。

今天是第八个国际女童日,主题是“女童力量:能者无疆,势不可挡。”

而我想带你看几个现实中的女孩子的故事,她们,是对这一主题的最好诠释。

 

她与恐怖组织对峙,只为让女孩们能上学

在巴基斯坦,让人惊讶的不仅是普遍的童婚现象,还有在战争阴霾下,女孩们读不了书的现状。

她叫马拉拉(Malala),一个1997年出生的巴基斯坦女孩。

 

 

她跟父母、两个弟弟生活在一起。父亲一直热情倡导孩子们接受教育,自己也在城里经营了一家学习机构。

2007年,她10岁的时候,塔利班控制、侵扰了她的家乡。

他们盘踞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大部分地区,禁止女孩上学,禁止跳舞、看电视之类的文化活动。

他们把反对女孩接受适当的教育当作其恐怖运动的基石。

到2008年底,短短两年,塔利班已经摧毁了400所学校。

“2009年学校因为放寒假关闭,女孩们却开心不起来,因为大家知道塔利班不让自己继续上学了。我认为这所学校将有一天重新对女孩开放,但是离开学校时,看着这座建筑物,好像我不会再回来了。”

而马拉拉,则跟父亲一起对抗着塔利班的恐怖行动。她曾在巴基斯坦电视台说:

“塔利班怎么敢剥夺属于我的基本的受教育权权利?”

11岁时,她被迫呆在家里,开始在BBC的网站上匿名写博客“我很害怕”,描述自己对美丽的斯瓦特山谷全面爆发战争的恐惧,还有她因为塔利班而害怕上学的噩梦。

随着巴基斯坦与塔利班的战争打响,2009年5月,她被迫离开家乡,流离失所。几周后,她再次利用媒体为自己争取上学的权利。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

2011年,她获得了国际儿童和平奖的提名。同年,她被授予巴基斯坦国家青年和平奖。

可是,2012年10月9日上午,放学后坐公共汽车回家的马拉拉被袭击了。

当时,她正在和朋友谈论功课。两名塔利班成员拦住汽车。

一个年轻的恐怖分子朝她开了三枪。甚至有一颗子弹打穿了她的脑袋。

当天,她被空运到一家巴基斯坦军事医院,四天后被送往英格兰伯明翰的重症监护室。之后,她陷入昏迷,做了修复面神经以修复瘫痪的左侧脸的手术。万幸,她没有遭受严重的脑部损伤。

几周之后,2013年3月,她开始在伯明翰上学,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康复速度重返学校。

全球对她的支持更加热烈,她不光在联合国发表演讲,鼓励大家关注巴基斯坦女童受教育的困境。

2014年,她更是通过与父亲共同创立的“马拉拉基金会”,去约旦见叙利亚难民,去肯尼亚见年轻的女学生,去尼日利亚疾呼不要试图阻止女孩上学。

2014年10月,她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在17岁时,她成为获得此奖项的最年轻的人。

 

 

对此,马拉拉却说:

“该奖项不仅是肯定我,同样也适用于那些想要接受教育的被遗忘的孩子,想要和平却担惊受怕的孩子,还有那些被噤声却想要改变世界的孩子。”

死过一次的人,不知道塔利班惹不起吗?

马拉拉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吗?

她当然知道。

可是,相比顺从塔利班的心意,乖乖呆在家里,她更想抱着自己那份力量走出去。

周围或许太黑暗,这力量或许弱得像微微一道光。

可这光也足以把渴望光明的人照亮。

 

她帮助50000人学习语言

有些女孩用自己的力量去照亮他人,而有些女孩更是自己发现了光,还把光分享给更多的人,让大家一起追着光奔跑。

就比如这位中国小姑娘:叶礽僖。

 

 

这个香港女孩,11岁开发出了全球第一款儿童语言社区APP,12岁辍学成立自己的软件公司。

如今,已经是世界上最年轻的CEO了!

她热爱学习,英语流利,粤语地道,普通话却相当糟糕,以至于她不敢和同学讲话,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2015年暑假,即将升入小学六年级的叶礽僖,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沉浸式普通话训练营。

在那里,她深刻体会到了语言环境的重要性:

“我记得第一个星期都不能完全听得懂老师说什么,但在第四个星期末到一博物馆参观时,我很惊讶竟然完全明白导赏团领队的所有介绍内容。”

于是她突发奇想:

对很多孩子来说,学一门新语言很难,但自己的亲身体验却证明,在沉浸式的互动环境下学起来相当快,那么,怎样让大家都能接触到这个环境呢?

APP 应用商店里,还没有适合儿童用的专属语言学习平台,要不,自己做一个?

说干就干!

她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查资料,还带着弟弟去街上做过100多份调研,最终完成一份创业计划书。而这份计划书,在2016年AIA新兴企业家挑战赛中获得了冠军和最佳商业奖!

那两年,她遭遇了严重的校园霸凌。

被同学偷看日记,被弄乱储物柜,严重时,她不得不躲在厕所,等全部人走了才离开学校。

在家人的支持下,她主动辍学,专注研发自己的语言学习APP。

等到2017年,这个主要针对6-16岁的儿童和青少年交流学习的APP ——MinorMynas上线了。

“Minor解作小孩,而Mynas则是八哥,意指很容易学会新语言且不会忘记。两个字连读还押韵呢!”

MinorMynas支持孩子们通过与同龄人视频通话聊天,来学习新的语言。在苹果应用商店上,它的下载量已经接近50000。

如今,这个14岁的CEO每天早上7点起床,8点到下午1点自修学习,午饭后参加其他活动及有关MinorMynas的工作。

根据叶礽僖母亲反映,她一个月至少要读20本书,每周要开两次例会,及时跟进产品。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四年。

美国商业杂志《福布斯》每年会列出30位30岁以下的卓越的企业家,可是,在发现叶礽僖之后,他们说,可能很快就要添加一个“ 18位18岁以下企业家”的排名榜了。

从无到有,再到坚持到现在,叶礽僖认为最关键的是:

“如果你不相信自己的想法,那么无论你多么努力,都别指望让别人相信它。” 

她的光芒,远不是设计一个APP帮助同龄人学习语言那么简单,而是用一种更普适的力量,激励着所有的女孩:

去帮助别人吧,你有这个能力。

 

△“我经常有很大的目标。”

 

她们,势不可挡

你看,总是被看作弱小、无力的女孩们:

却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救出深陷困境的弟弟,去保护更弱小的人。

可以不怕恐怖分子的威胁,在全世界面前说自己想读书,为数万学龄女孩维权。

可以把自己的发现分享给全世界的同龄人,帮助ta们去发现新的语言世界。

这些女孩,分别是9岁、11岁、12岁。

你看,别再说女童就该被保护,她们本身拥有着在不同的生存环境中逆风向上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她们身上的光,也是被相信的期许、被给予的向往。

在国际女童日这天,我只希望:

每个女孩都能在好的生存环境中,自由生长。

作者:破产姐姐Max

爱我纯粹,还爱我赤裸不靡颓。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