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4亿中国女性的丧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药?
0

4亿中国女性的丧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药?

9 五月 2019 - 00:05

近日,一位新晋奶爸几乎求遍了整个杭州城的各大医院,为的只有一件事:结扎。

他生怕自己的妻子意外怀孕而不得不去流产,不忍心她的身体因此遭受伤害,甚至不愿意妻子承受带节育环避孕的风险,所以自愿结扎。

这时他才27岁,宝宝刚出生6个月。

图/微博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位新手爸爸被很多医院告知,自家并不开展这个项目,甚至当他联系上可以做这个手术的浙江生殖保健院,结果仍旧是被拒绝。

对方给出的理由却是:年龄较大并且已经生了二胎,或者妻子有反复多次人工流产情况的已婚男性,才符合手术标准。

尽管他反复强调可以写保证书,声明手术是自愿选择的结果,有任何后果,他也不会追究医院的责任。

医院因为担心他反悔,不肯应承。

图/微博

这事多稀罕,现实就有多魔幻:

“妻子多次流产”才给男方结扎?遭遇多次损伤的女性的健康不重要?

有些女性生完孩子,不用自己要求,医生就会推荐去上节育环,如今男的想做结扎手术还不行?还顾虑重重?

尽管后来有一家医院终于为他做了手术,但不知这样寻求结扎却屡屡碰壁的事情在当代社会还有多少。

 

男人啊,你为什么不结扎?

男性结扎就是切断运送精子的输精管,是国际公认的一劳永逸、安全有效的避孕方式。  

可是,为什么男性结扎在现实中就这么难?

首先,有些男性出于长远考虑否掉这种方案,比方说:结扎后想再生孩子,可是复通手术失败了,可能在将来要二胎或者孩子有任何不测,想要再生一个孩子的时候没有后路。

另外,也有人不肯接受是有别的担心:

会不会影响性功能?在那个部位动手术总觉得不舒服。

后一种原因简直跟中国的“肾亏”,韩国的“火病”一样滑稽可笑。这些在我们看来习以为常,拿它当个病大治特治的时候,在国际上却被判定为,它们是在特定文化环境下产生的心理疑惑(疾病)。

图/Mama Club

民间甚至被普及了“十滴血生一滴精”、"损失精液,短命夭寿“的恐怖传说。

避孕明明是夫妻双方包括亲密关系双方的事,除了要孩子的风险因素考虑,因为偏见或者迷信而对这件事一口拒绝,就等于避开了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在安全套仅可以阻隔疾病传播,却因为使用方式等原因不能百分百避孕的情况下,靠女性“上环”的避孕手段在广泛使用。

把不锈钢、塑料、硅胶等材料制成的节育器放进子宫,部分女性可能会出血,或是因为消毒或者无菌操作不严格而感染,甚至也可能出现因选环、放环不当造成带环妊娠,需要再次做流产手术的情况。

更严重的会子宫穿孔、节育环穿孔后进入腹腔损伤其他脏器,甚至宫外孕。

除了生育孩子的风险,女性还得承担意外怀孕、流产的风险,甚至被迫切除子宫的风险,这其中造成的对身体的损伤是不可逆的。

逐年攀高的结扎性别比例,图/谷雨实验室

而据官方统计,1980年到2014年,共有3.24亿中国女性放了宫内节育器,有1.07亿女性做了输卵管绝育术,又称女性结扎。

当男性结扎在其他国家已经司空见惯的时候,中国男性在结扎这件事上却显得犹豫不决。

 

男性避孕药的进展太慢了吧!

十几年前,传说中更省事、更安全的男性口服避孕药或者注射剂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宣传,却迟迟不肯露面。

近日,洛杉矶生物医学研究所和华盛顿大学的研究团队宣布:新型男性口服避孕药通过了I期临床试验,原理是通过雄性激素和黄体酮的联合作用,降低男性体内产生精子的激素。如果进展顺利,该药预计能在十年内上市。

还得等十年。

据CNN报道称,长期以来科学家研究过口服药、凝胶、注射等男性避孕方式,没有一种宣告完全成功。

“研究人员说,一款新的“男性避孕药”可能是安全的,但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图/CNN

而实际上,明明都是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研发,女性避孕药早就流通全球,男性避孕药却格外“拖后腿”。

为什么?

这一点上,没有谁比了解真相的医生跟研究人员更加沮丧:

尽管部分男性可能主动分担避孕风险,但男性避孕手段的研制承担着了药物开发技术,制药行业FDA安全标准,以及大环境中根深蒂固的性别期望的压力。

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领导的,70年代恢复的男性避孕技术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曾取得了重大突破:

随着睾酮的持续使用,他们可以将男性的精子数量抑制到不育水平。

在90年代和21世纪初,在制药公司的支持下,科学家们也进行了类似的研究,虽然有效,但过量的睾丸激素导致一些男性经历了一系列不良的副作用,例如无法射精和保持肌肉质量,以及低性欲和极度情绪波动。

尽管经过几十年这些问题已经被解决,可是早期研究里的那些副作用让大药厂看待男性避孕药就像一场冒险——还可能是白费功夫。

而研究过程又极为漫长。

据2005年开始研究男性避孕药的研究员Diana Blithe介绍,就拿在临床试验中走的最远的避孕凝胶举例:在完成当前的一项400人参与的试验之后,她跟同事还需要找到另外1600名自愿测试该产品的男性志愿者。

光招募这批人就耗费几个月,接下来的研究又是几个月:检查其耐受性和副作用;

完成试验阶段之后,他们还需要分析并公布结果;

如果没有问题,试验将持续大概16周,预计体内精子的数量会下降到足以防止怀孕的水平。

图/《一夜大肚》

反复几次,直到他们完成三个阶段的临床试验,然后才能把他们的试验结果提交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的官员则可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明这种凝胶的安全性、有效性,以及后期影响。而这意味着,Diana Blithe可能又要跟小伙伴重回实验室反复这些步骤。

所以,关于避孕凝胶能被大家买到、使用的日期,Diana Blithe沮丧了:

“每个人都说,‘五年,当然!’但这不会发生。“

除了避孕凝胶,其他针对男性的避孕药、注射剂同样要经历这个复杂的过程。

 

凭什么避孕的负担全压在女性身上?

相比较男性避孕技术研究过程里的拖沓,女性对避孕手段的重视却加快了女性避孕药的诞生——怀孕的到底是女人啊。

不光身体上有了负担,还要承受荡妇羞辱,尤其当为意外怀孕买单的是一位未婚女性。

对生活在禁止堕胎的美国州的高中生来说,意外怀孕意味着要经受环境给予的伤害。

电影《朱诺》中,意外怀孕的高中生朱诺收到了许多他人的不解与嘲笑

同时,也曾有人这么调侃——堕胎是国产青春片逃不开的魔咒。年轻的女性从中承受的身体与心理伤害都太大,简直是灾难。

所以,包括对全球女性来说,在避孕这件事上越有压力,就越肯上心。

越冒风险,越抱有期待。

甚至还有维护女性节育权利的组织与个人出钱赞助研究女性避孕手段的研究所。在她们看来,丈夫用安全套的情况下,女性依旧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安全避孕。

《The Birth of the Pill(避孕药)》的作者认为:女性愿意来推动这件事,愿意出钱出力支持研究,正是因为女性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承担意外怀孕、流产的后果。

图/《朱诺》

在需求不如女性迫切的情况下,男性,不是所有人都有杭州新手爸爸这么大的动力。

甚至将近70年里,男性避孕手段的研究没有成效,就是因为第一款被批准的女性避孕药大获成功,这些药太受欢迎,以至于接下来的十年里基本中断了对男性避孕药的研究。

截止2014年,在美国有超过950万女性吃避孕药,另外有大概1600万女性靠避孕套或者其他方式避孕,光这些群体就构成了大概200亿美元的产业规模。

尽管这些手段与药物如此普及,尽管女性差不多撑起了避孕事业的大半边天,仍旧有女性根本就不适合做结扎手术或者吃避孕药。

图/Medical News Today

比方说,住在洛杉矶的33岁记者Charley Lanyon,他的女友吃口服避孕药有10年,在此期间她还要对抗抑郁症和情绪波动,停药后,她的抑郁症好了很多。

他说:

吃避孕药,她就要遭受更厉害的精神上的折磨,不吃的话,她又有意外怀孕的风险,女友不该没得选。

如果避孕的负担都压在女友身上,自己作为男性就像个大麻烦。

这件事上,每个人都该尽到自己的本分。男女双标待遇,这就是不公平。

而住在布鲁克林的25岁摄影师Jelani Rice也抗议现有的避孕措施对女性不公平。

跟女友在一起的时候,他希望尽量安全地发生性关系,也希望给予女友百分之百的保护,尽力给她安全感。

对他来说,女性在避孕上的自觉性太可怕了,更可怕的则是男人固有的“女人就该想办法避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种认知。

图/《朱诺》

这两个男人甚至都明白,与任何其他药物一样,男性避孕药必然有副作用,但他们并不介意。

尽管,不少男人不愿忍受这些技术带来的副作用。

2016年,当时的美国研究人员报告,有20名男性因肌肉疼痛等副作用退出后,长期避孕药剂就终止了一项多达320人的试验。

而这项报告激起大家的愤怒;女性几十年来一直在遭受类似的甚至更严重的副作用——情绪波动、血块凝结、头晕、作呕和头痛——男人怎么就忍不了了?

好在,这项研究结果显示,还有75%的男性仍愿意使用这些产品。

最近一项来自男性避孕倡议的调查也发现,美国有810万男性 “非常有可能”使用新的男性避孕方法,而560万人“有可能”。

其实,在亲密关系中,避孕就是男女双方的责任,分在每个人头上的都不该少。

随处可以买到的女性避孕药,跟去申请就有可能被安装的节育器并不代表着女性该在这个关系中就该冒更大的风险。

 

女人吃药>戴套>男人吃药??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几乎没有谁认真计较女性的权利与牺牲,且都忽视了男性在避孕中该承担的角色。

“你行你上”的思路用在这里是不公平的。

因为,有人压根不肯上。

在我国也出现了这种质疑的声音——

女性吃药就天经地义了,一到男人就几百个理由。

这个时候知道用套好了?

看来男人的优先级:女人吃药>戴套>男人吃药。

当女性出钱出力去研究女性避孕药只为保障自己的身体权利的时候,针对男性的研究也该快马加鞭了。

图/《私人生活》

2017年以来,已经有生育权利组织将私人捐助的170万美元资金投入全球男性避孕技术,特别是非激素避孕方法的研究。

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即便万事开头难,即使这个复杂的研究过程需要很长时间,即便这项研究反反复复,甚至搁浅了十年,即便它流入市场时或许不会一下子被公众接受……

但我们可以等。

等“男性不能吃药,女人自己负责就好”的说法消停,等这项让男性能负担避孕责任的技术,也等男性被喊醒:自己该有同样参与避孕的习惯。

最主要的是——

真正的男女平等是:让男女双方一样都有得选。

 

 

 

参考资料:

http://hznews.hangzhou.com.cn/kejiao/content/2019-04/28/content_7184643_...

https://www.nytimes.com/2017/01/07/world/asia/after-one-child-policy-out...

https://www.voanews.com/a/chinese-woman-sues-government-over-forced-abor...

https://www.vice.com/en_us/article/eve98a/male-birth-control-pill-contra...

https://www.nytimes.com/2014/10/12/books/review/jonathan-eig-the-birth-o...

 

破产姐姐Max

爱我纯粹,还爱我赤裸不靡颓。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