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2018,阅读和思考从未停止|橙雨伞年度文章盘点
0

2018,阅读和思考从未停止|橙雨伞年度文章盘点

29 十二月 2018 - 12:12
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大家准备如何度过?是和朋友们在火锅蒸腾的水汽中赶走寒冷,还是在深夜 12 点的电影院与恋人“一吻跨年”?
 
又或者,来和伞君共度第一次——
 
咳咳,性感伞君在线盘点。我们选取了今年橙雨伞的微博微信平台上分别获得关注度最高的 10 篇文章,尽管没有火锅香,也没有恋人甜,但希望能帮你回顾 2018,展望 2019。
 
2018 的关键词依然离不开女德,女德教母丁璇刚离开大众的视线,主张“新女德”的网红 Ayawawa 就又一次进入我们的视野。伞君觉得,她们也许能成为很好的伴侣,毕竟,她们都强调男尊女卑、女性要尽其所能讨好男性、感情出问题一定是女性的错。遇到精神相通的人多不容易啊,《娘道》恐怕就是找她俩做的顾问吧。
 
Ayawawa 有很多头衔,比如初代网红、情感咨询师、企业家……还有大名鼎鼎的“吞精教主”,信徒们追随她如同明教教众追随张无忌,遭各大门派围攻仍忠心不改:“感情出问题,肯定是她有哪方面做得不好了,而不是我们的理论有什么问题。”
 
作者侯虹斌提出,不论是 Ayawawa 本人、还是经常被其攻击的咪蒙、以及众多公众人物,都是“低 MV(伴侣价值)高 PU(亲子不确定性)的女孩没有好下场”的反例;而符合高 MV 低 PU 理论的马蓉、翟欣欣,婚后的境遇都不怎么好。
 
 
但是,独立自信的女性偶像也在不断涌现。
 
选秀节目《创造 101》的播出带来不少话题,人人都在 pick 自己最爱的女孩。这一次,白瘦幼的审美传统中杀出一个“地狱使者”王菊,她直白地展现自己的野心,认为女团定义可被重新赋予,通过表演表达“我的人生握在我自己手里”的女性宣言。
 
作者胡晓认为,王菊在初入《创造 101》时面临的恶意,与 2005 年凭超女成名的李宇春情况相似,两人最初都因不符合大众审美遭受网络暴力,慢慢被接纳,然后成为打破刻板印象、推动审美多元化的重要力量。
 
黑一点、胖一点也可以是美的,长相中性、不留长发也可以是美的,更重要的是,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
 
 
想要独立,经济收入非常重要。
 
在恋爱和婚姻中,如果需要辞职照顾家庭,默认的对象往往是女性。伴侣提出 ta 养家你照顾家庭,并不意味着你能收获《喜剧之王》般“我养你”的感人情意。这句话只有在柳飘飘与尹天仇的爱情里才会动人,复制粘贴过来的“我养你”并不浪漫,是“一盘散沙,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
 
例如,漫画家黄嘉伟与网易发生矛盾后,妻子邹筠辞去网易工作与黄回到老家,做起他的助手与家庭主妇,而黄没有珍惜,而是抱怨经济压力大出轨她人,在微博上称妻子为肥婆、代工大妈,毫无尊重和欣赏。
 
对此,黛眉绛唇指出,失去经济来源会导致女性没有足够的底气分手,而返回职场的路也要更艰难。所以,面临家庭和事业之间选择的女性要仔细考虑;已经决定分手的女性也不要害怕,种一棵树最好的时机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相比国内女性,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面对的舆论压力可能要小得多。她开开心心生孩子,丈夫克拉克乐呵呵地当全职爸爸,民众们负责祝福、鼓励和骄傲。
 
没想到国内部分网友着急起来,在杰辛达宣布怀孕的消息公布后,各种孕妇导师开始上场,“一孕傻三年”的“科普家”也及时赶到,“还是中国的月亮圆”派庆幸我国没有女总理,“战狼”男孩女孩嗤笑克拉克的“骨气”。
 
两国网友的画风真是不一样呢。
 
究其原因,作者哈哈认为,由于国内键盘侠生活在传统性别观念和等级社会的规训下,当 ta 们的观念被刷新、失掉稳定性时,就会焦虑不已,急于找回自己的位置。
 
新西兰总理怀孕:国内外社媒评论画风大不同
 
渴求稳定的副作用不只体现在干涉女性的人生选择上,还在限制女性在公共空间活动的自由上。
 
例如,滴滴事件后,有安全专家提出“女性乘车四大铁律”:夜深人静,不打!偏僻的地方不去,不打!一个单身的女孩子,不打!不熟悉的地方不去,不打!没一条符合一线城市的生活节奏。作者翩翩认为,忽视女性的生活需求,不想办法解决问题,这类言论是一种懒惰与不思进取的思维。
 
21世纪了,难道还要像在19世纪一样争取夜行权?我们需要安全的、性别平等的环境,而不是充满性别歧视、性别暴力的环境。
 
 
这样的环境能够孕育出怎样的文化产品呢?
 
看看票房 4 天 10 亿的《西虹市首富》吧。男主角说女主角得给他生 100 个孩子,好的,女主角成了生育工具。电影里还有其他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吗?啊,那个刻意暴露大胸的美人,就是色诱工具。
 
当然了,这种脸谱化、工具化的女性角色不只开心麻花有,国内的影视作品中类似的女性形象甚至可以说是屡见不鲜了。
 
 
如果说这类刻板角色,尚且还有一丝真实;那么小黄片里的女性角色,简直像是外太空来的 —— 看到 yin 茎就挪不动、处于持续的发情中、对殴打、凌辱或强奸都逆来顺受甚至乐在其中。摄影机另一面,则是女性从业者被剥削、被歧视、被羞辱的场景。
 
而电脑屏幕前的男性,也是潜在受害者,据调查,看色情片与勃起或其他性功能障碍分不开。
 
如何改变这种状态呢?作者王梆写道,如果女性情欲的自由表达在全球范围内成为可能,女性受众必然会给全球的色情业带来全新的风貌。
 
 
女性压抑情欲,男性压抑情绪。
 
“男儿流血不流泪”的时代新义可能是指,男人遭受挫折,直接诉诸暴力才是正解,哭哭啼啼像什么样。长此以往,没被正确处理的情绪慢慢积攒,直到爆发转化为暴力的那一刻。
 
求爱不成就跳江的男子、不愿分手便起杀心的男子、不结婚就威胁杀女方全家的男子……调查显示,在分手暴力中,女性受害者高达80%,男性施暴者的比例远高于女性,是女性的7倍。当男性成为受害者时,施暴者为男性的比例超过6成。在分手暴力中,男性死亡的原因多为自杀或作为情敌被杀。
 
为什么男性如此脆弱?作者 meiya 觉得,性别差异、自尊心太强、对男孩的教育、不平等的男女关系都是造成男性遭遇情感挫折后更易崩溃的原因。
 
 
那么,我们该如何教育男孩呢?作者明明的这篇编译也许能解答你的疑问。
 
放任他哭、为他树立榜样、让他做自己、教他照顾自己和他人、分担家务、鼓励他与女孩交朋友、告诉他”拒绝就是拒绝“、敢于站出来说话、别把”像个女孩“当作侮辱的词……
 
 
这类男孩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样子?就是@清华常江 老师这样的男孩子。9 月,伞君请常江老师做了一次直播,聊了聊男性如何参与,学会共情,为反对性别暴力贡献力量。在微博上,常江发起了 #I will be your voice# 的话题,助力#我也是,坚持为性侵受害者发声。
 
以美国知名电影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侵丑闻为开端,轰轰烈烈的 #我也是 运动已一年有余。如燎原之火,#我也是 蔓延到多个国家,印度、韩国、日本、中国……
 
2018普利策新闻获奖作品:哈维·韦恩斯坦的秘密协议
 
公益圈的雷闯、冯永锋,企业界的刘强东等人开始与性侵关联起来。随之而至的,是对受害者的指责,为什么不保护好自己?为什么不保留证据?为什么事情过去这么久才站出来?对于这些疑问,可以到以下两篇文章中查看解答。
 
 
是公益圈太乱,还是他们太无耻?
 
相对于能够发声的受害人,还分不清爱和猥亵的小朋友似乎只能保持沉默。就算有热心人士录下证据,但如果加害者是你的亲人,事情就不妙了。
 
10月27日,网友小雨在高铁上用手机录下父亲疑似猥亵5岁女儿的画面,不顾女儿的反抗,不停亲吻抚摸,把手伸进女儿的上衣和裤子里。经调查,警方发布公告,系父女关系,不构成猥亵。
 
 
该如何评价?自古以来,我们的文化就是如此,妻女都是男性的财产,如何处理财产当然是私事,别人管不着。
 
在这种文化氛围中,一个性骚扰+家暴的故事也能被美化成纯粹浪漫的感人爱情,堪称“古代版《嫁给大山的女人》”(橙雨伞读者语)。
 
牛郎在老牛的教唆下,偷看下凡的织女洗澡,偷走她的羽衣,胁迫她嫁给自己,失去羽衣不能回到天庭的织女只能答应,并与牛郎生下两个孩子。后来,找到羽衣的织女马上飞回天庭,而牛郎披上老牛皮追赶,大喊:“无恩义的东西!往哪里跑!生了两个孩子你就逃了吗?”于是织女拔下发簪划出银河。
 
是不是与你所知的版本很不一样?真心相爱为何变成强占仙女?作者风雨归舟给你还原牛郎织女的过往。
 
 
仙女可以飞走,但身为凡人的女性却逃不掉。美如仙女的阿娇与具荷拉,被性爱照片联系到一起。
 
如果要比较,在荡妇羞辱这方面,具荷拉可能比阿娇“幸运”。如愿结婚的阿娇,至今无法摆脱他人的歧视。她的新闻下,从来不缺拿陈冠希名字当“符咒”、洋洋自得的网友。这群人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理解,具荷拉为何能在 3 天内得到韩国超过 20 万网友的署名支持。
 
韩国女性在创造历史,20 年后的韩国电视上,绝对少不了《请回答 2018》。这是韩国女性为自己权利抗争的一年,反对偷拍的示威游行,响彻在光化门要求堕胎合法化的振臂高呼,还有如火如荼的 #米兔 运动,上升的性别平等国家排名……真棒啊。
 
 
不过我们中国男星也很努力,勇敢地冲在家暴第一线。
 
前有一爆红就油腻,不断言语打击伴侣事业热情、否定伴侣能力还洋洋自得的周一围;后有公布恋情4个月,就从乖乖仔形象变身家暴男,掌握隐藏技能,躲过黑道追杀,熟悉日本警署的蒋劲夫。
 
一个对老婆实施精神暴力,一个对女友实施肢体暴力,不由让人感叹,两人做演员的同时还投入“性别暴力科普事业”,为广大群众亲身示范亲密关系暴力的其中两种表现形式
 
伞君有这样一个脑洞,能不能邀请到欺骗家庭、据说用佛经洗脑女友的吴秀波,与周一围、蒋劲夫汇聚一堂,老中青三代一起飙个戏,出演下反家暴宣传片,还原家暴现场。
 
 
 
2015 年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中国 2.7 亿个家庭中大约有 30 %存在家庭暴力,有 16 %的女性承认遭受过配偶的暴力,14.4 %的男性承认打过自己的配偶。如果想了解其中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件,伞君推荐大家阅读郭建梅主编的《反家暴案例经典选读》
 
郭建梅是中国第一代公益律师,像其他领域的开山人一样,经受过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遭遇过他人的不解和非议,拿到的收入与投入的精力不成正比。
 
她的“傻”是律师朋友们公认的,当年北大法律系的同学各有风光的现况,看到她问:“建梅啊,你怎么还在做这个?”她回答:“有的人趋名,有的人趋利,我这样的是趋理想、趋信仰的。怎么样才不枉费一生?我不想做商业律师,不想做家庭妇女,我就想做现在的事,这样才快乐”。希望郭女士能一直快乐!
 
以郭女士为代表,投身妇女权益事业的人们的存在,让冬天也不那么冷了。
 
 
最近的上海阴雨绵绵,温度一降再降,你是否会撑起一把橙雨伞,遮雨挡风;地铁载着人们的疲惫而去,你在呼啸声中打开手机,看看橙雨伞的微博微信的更新,夜晚来临,紧接着新的一天到来,然后听到新年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你知道它已经抬起敲门的手了。
 
再抓紧这剩下的时间,回顾一整年的生活:2018,你关注性别暴力事件、思考性别议题、与其他的伙伴们交流着看法和观点。有愤怒、有无奈,但绝对不无力。时光的车轮滚滚,正驶向一个更加平等自由的新世界,你是不可或缺的齿轮。
 
沿途那些黑暗的隧道,阻挡不了执着向前、冲向光明的心。希望在新的一年,我们能继续互相陪伴、拥抱取暖。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