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0

16岁影坛爆红,齐名阮玲玉的上海名媛,怎么想不开去干这个??

26 十一月 2019 - 12:11

这个老太太不得了。

她82岁,头发须白,却在近日驾驶着固定翼直升机飞上了天。

来,看动图直面感受下冲击:

 

 

她叫苗晓红,是中国的第二代女飞行员,飞行生涯长达30多年。

聊起飞行员,第一反应似乎总是男性。

哪怕今年国庆档的《我和我的祖国》难得把女飞行员的故事搬上了银幕,同期的《中国机长》又刻画了一位稳重的男性机长形象。

 

△《我和我的祖国》(上)和《中国机长》(下)

 

更不用说最近看到的几个招飞行员的公告,上面赫然写着:

“此次招收对象为……参加2020年度全国普通高校招生统一考试的普通中学高中毕业男生……”

 

为什么只招男生?

当一位八旬老人都能翱翔天空时,性别为什么还是问题?

 

这些女飞行员也太酷了!

无论在哪个国家,成为一个女飞行员固然要排除万难。

但女性的飞行史其实并没有那么单薄。

11月20号的Google Doodle(谷歌涂鸦),就纪念了一位传奇女飞行员Maude Bonney(莫德·邦尼)。

 

 

 

 

她是首位从澳大利亚飞到英国的女飞行员,历经12427英里的旅程,历史157个小时。

放眼国内,女飞行员也巾帼不让须眉。

比如说下面这位:

 

 

只看照片,会觉得这是一位典型的民国时期的大美人。

她叫李霞卿,那时候她还叫艺名“李旦旦”,14岁从影,16岁就已经大放光彩,与胡蝶、阮玲玉等明星一起被评为“星级七姐妹”。

 

 

她在童年时期就已经周游欧洲,学习法语;父亲是上海民新影片公司的董事长。

这是一条太美的坦途了,按这个路线走下去,她会成为更加炙手可热的女明星,或者嫁入豪门成为养尊处优的富太太,或者慈善家等等。

但是她另辟蹊径,选择了更危险、更艰难的路。

她去日内瓦投考了康塔纳飞行学校,成为世界上在日内瓦拿到飞行执照的第一位女性。

 

 

据说入学时有这样一段对话:

监考官问:“女士,你长得这么美,为什么选择飞行?”

李霞卿答:“因为在一般人观念里,飞行是男人的事,似乎与女人无缘,我就是想做女人不大做的事。”

监考官大感兴趣:“据说在你们的国家,女人的脚都是残疾变形的?”

她回答:“我来到这里,就是让世界知道,中国女性不但能在地上走,而且能在天上飞。”

 

三十年代,她又转去美国波音航空学校,受航线、战斗、盲飞和技巧等多项训练,期间发生了一件非常惊险的事情:

李霞卿在奥克兰机场上空练习翻筋斗的飞行特技时,座椅皮带松开,她整个人被抛出了机舱之外!

在极速下落的过程中,她拼尽全力打开降落伞,最终在旧金山海湾被美国海军救起。

虽然被冻得浑身颤抖不止,被救上来时,她还淡定地说:

“可惜了我的一只鞋子,掉出舱的时候就丢了。”

在中国第一代女飞行员名字中,除了李霞卿,还有赫赫有名的张瑞芬(Katherine Cheung)。

 

 

她是世界第一位华人女特技飞行员,也是全美第一位获得私人、商业和特技三种飞行驾驶执照的华人女飞行员。

二十年代末,孙中山号召“航空救国”,但广东航空学校却在招生时将女性拒之门外。

张瑞芬听说后为此愤愤不平,说:

“男女平等,何得有意偏移,淹没壮志!”

因而放弃了她的专业钢琴,而转考飞行。

 

 

她入学林肯航空学校时,是该校唯一的女学员,并且当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只学习了12个小时,就单独操纵飞行,并“完美降落”。

次年她就通过严格考核,拿到了美国私人飞行执照,成为第一个获得美国飞行执照的中国女性。

当时的记者在报道《中国的第一位女飞行家》中兴奋地写道:

“……自此以后,所谓的中国女子不宜学习航空之偏见为止打破。”

多希望这句87年前的声音,能被今天各省的空军招生处听见,不要让新一代的00后女性们还为同样的不公平丧失机会啊。

 

谁说女性不能飞?

我想,很多人在面对航空业的性别歧视时,心中还是存有一个疑问:

想要成为飞行员,需要通过繁杂苛刻的身体素质检查,是不是在这方面女性存有劣势呢?

然而科学研究表明,只有一小部分的大脑是完全具备单一男性或女性的特征的,航空领域需要的是对情绪有更强控制力的体能和脑力。

因此,我们是无法下结论于哪种性别对飞行更有利的。

普遍来说,女性的大脑可以更快的收集和理解所有的数据;男性的大脑可以更准确的评估出主要故障。

而哪种脑更好,是取决于那个决断的时刻和作出机变的人。

尽管如此,如上所述的刻板印象仍是主流。

不少渴望飞行的女性,不仅在求学路上受到重重限制,就算学成了,也极有可能陷入到没工作的艰难处境中。

为此,下面我想再讲一个令人兴奋的故事:

1980年代,瑞士一位受过正规民航训练的飞行员Helene Niedhart(海伦妮·德哈特)找不到愿意雇佣她的航空公司。

 

图/Wiler Nachrichten

 

于是,她开了一家自己的航空公司。

这个公司就是现在名噪一时的Cat Aviation AG航空公司,Helene也成了瑞士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航空公司的私人拥有者。

她回忆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飞行的念头在她的心中挥之不去,于是她买下了一架Cessna C421,成为自己航空公司的飞行员。

实在太豪迈了。

好像在跟全世界说,“我就是想飞,你奈我何。”

 

△Photo © Paolo Dutto

 

她的公司成立3年之后,有了第一架喷气式飞机。

现在她已经坐拥7架商业飞机,和将近70名员工,每年营业额达到5500万瑞郎(约3.9亿人民币)。

据说,她小时候就连去参观苏黎世机场都是跟着哥哥们“沾光”的缘故,后来也是她最小的哥哥让她在美国大峡谷公园初次尝试飞行,并鼓励她参加飞行员训练,这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无论如何,这个“有火焰在飞行的灵魂中燃烧”的女人,至今已飞行超过11000小时。

 

你看,世界上杰出的女飞行员实在太多了。

而她们还可以更多。

如果你是一位有飞行梦想的女孩,不要害怕去实现它。

如果有人告诉你说:因为你是女性所以不可以飞、不适合飞。那这个人的观点只是出于无知和狭隘,不足为惧,甚至可以嘲笑。

哪吒都说:“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也想说:“我的志向由我本身不由我的性别。”

女孩们,我们飞!

 

参考资料:

https://new.qq.com/rain/a/20191012A0JBZN

https://disciplesofflight.com/better-pilot-men-or-wome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men_in_aviation

https://www.wai.org/pioneers/100womenscript

https://www.swissinfo.ch/eng/aviation-history_pioneering-female-pilot-no...

https://baike.baidu.com/item/李霞卿/7775366

https://kknews.cc/history/59g9ae3.html

 

作者:草木人

旅法自由撰稿人,关注女性自我实现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