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151位家暴被杀女性,她们的名字出现在了法国街头
0

151位家暴被杀女性,她们的名字出现在了法国街头

25 二月 2020 - 11:02

图上的人们举着牌子:

“ Karine,48岁,第132位”、“Aminata,31岁,第133位”、“ Jacquie,71岁,第81位”,“ Denise,58岁,第92位”,以及“ Safia,35岁,第124位”……

 

 

这是2019年11月23日,国际反暴力侵害妇女日的前一天,法国#NousToutes (我们都是)运动举行。

 

图/Change.org

 

巴黎游行的第一方阵,由受害者的亲友和普通民众组成,纪念这一年在家庭中被伴侣或者前任杀害的(法国)女性。

牌子上记录着她们的姓名、年龄,以及是第几位被杀害的女性。

根据新闻等公开数据的统计,2019年全年被害者人数达到151位。她们的年龄从18岁跨越到75岁,而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着一段悲惨的故事。

 

我们要求建立一个暴力无处容身的世界

这次游行声势浩大,是目前法国体量最大的女性主义动员活动,仅在巴黎就有近30,000人走上街头,其它法国的主要城市例如里昂、马赛、雷恩等等也都有数千人参与游行。

巴黎的游行路线是从巴黎歌剧院门口出发,到共和国广场,全长约2.5km,游行时段内封路禁止车辆通行。

活动的颜色是紫色,要求参与者穿着紫色的服饰或者佩戴紫色的物品。标语可以自行制作,也可以拿路边主办方发放的。

这些标语上写着各种各样的口号:

 

△横幅上写着“我们都是”运动的游行宣言:“停止性别歧视和性暴力” Photo ©XAVIER AGON /AFP

 

△左:“让我们摆脱男人” 右:“强奸不是家务事”

 

△“你知道,这并不容易,做一位自由的女性”

 

△“我的阴户不是一个车站大厅”

 

当然还有前言所述的纪念被杀害女性的牌子。

为什么要这么做?

朱莉·杜伊布(Julie Douib),才34岁,有两个孩子,2019年3月3日,她在上科西嘉岛的家中被前任(孩子的父亲)用两枚9毫米口径的子弹射杀身亡。

在被收录的因家暴而死的151位女性中,她是第30位。

令人悲愤的是,在悲剧发生前,她曾经多次去执法单位报警,却没有受到重视,更没有任何保护性的跟进。

在生前笼罩在死亡恐惧却又求告无门的日子里,她曾经说:“Onme prendra sûrement au sérieux quand je serai morte. ” (我死后将被认真对待。)

她说的没错,她的死激起了巨大反响,人们因此问责对家暴妇女报案审理程序的拖沓;问责对地区社工/家暴热线/妇女庇护的财政投入份额过低;问责整个社会对家暴的严重程度不够警醒等等。

 

△2019年3月9日,人们聚集在一起悼念朱莉·杜伊布 图/Actu.fr

 

另一个名字,莱拉(Leila),20岁。

2019年7月4日,住在巴黎北郊圣德尼的她被丈夫殴打致死,遇害时已经有三个月身孕。

据报道,这名女性遭殴打时的尖叫声惊动了邻居,后者敲门询问,其丈夫开门后,邻居看到这名女性倒在地上,于是拨打急救电话。受害者身上有多处被重击伤痕,送到医院后宣告不治,其腹中胎儿也一同夭折。随后这位丈夫被警方拘留。

在2018年,有另一名女性的经历与莱拉相似。她住在巴黎郊区,经常因遭受家暴发出喊叫声,可她的邻居却将此视为“噪音”,并以此为由多次向房屋管理公司抱怨。

不久后,这位女性不幸收到房东驱逐令,不知道她后续的命运如何。

 

△人们悼念莱拉 图/leparisien.fr

 

这样的故事不停地重复发生,民众愤怒的悲伤的情绪越来越多。

“我们都是”运动组织人们在街头举起她们的名字,是为了提醒我们每个人:

她们不是新闻上一个冰冷的数据,而是一位鲜活的女性。我们今天看到的也许是一个陌生的姓名,明天却可能是我们的母亲、女儿、姐妹和朋友,甚至是我们自己;

也告诉了那些深受家暴之苦的女性们,有很多人与她们同在,愿意帮助她们,为了改善她们的处境和保护她们的安全而做努力。

“通过游行,我们要求建立一个暴力无处容身的世界。”

 

从证词转变为行动

“我们都是”运动于2018年9月诞生,更侧重于家庭暴力,得到了数个协会的支持。它的目的是“从证词转变为行动”。

当时,法国正笼罩在女性被暴力伤害的阴影之中:

在法国,女性被伴侣家暴被杀的情况极其严重,仅次于德国,位列欧洲第二;

每三天就有一位女性被伴侣或者前任杀害,每年有近22万名妇女遭受其配偶或前伴侣的暴力。

每天有250多名妇女被强奸,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受到骚扰或殴打。

88起女性遭伴侣或前伴侣谋杀案件中,65%都已经报案(却没能及时阻止)……

人们需要宣泄口,需要一个大型的运动来问责公权机构,促进法规的完善,这场游行应运而生。

为了确保其行之有效,“我们都是”运动的组织者在游行前期做了大量的推动、准备,和宣传工作。

比如有新的命案发生时,在主页上发布这样的统计图:

 

 

第多少位被杀女性的数字,日期,死亡原因。

言简意赅,却能直击人心,是一种持续的呼喊,也更容易演变成其它形式的纪念活动,比如下图:2019年9月1日,在埃菲尔铁塔旁边举行活动,谴责被杀妇女的人数已达到100。

 

Photo ©AFP/Zakaria Abdelkafi

 

此外,使用“Féminicides”这个单词来特指“因家暴死亡的女性受害者”,简短明了,清晰有效。

比如图中的“STOP FEMINICIDES(停止杀害女性) ”标语,非常有力。

 

Photo © DOMINIQUE FAGET /AFP

 

这次运动的参与者中,也有中国的面孔。芝麻社是一个法国华人LGBTQ+女权主义社团。她们的组织者之一Kim和志愿者Jessica谈论了她们的见闻,以及作为在法国的中国女性,有什么可以做的一些想法。

她们看到的:

Kim:印象最深的是最前面的受害者方阵。那些没有失去生命但身处暴力阴影下的,和已经失去生命的受害者的家人和朋友,一两百个白色的标牌上写着受害者的名字、年龄和编号。

Jessica:这天整个下午所有的电视节目和新闻都在讨论活动现场,这次游行非常成功,只有成功的游行才会引起这么广泛的关注。之后好像也因此推出了家暴的热线电话等政策。

Jessica:我们从巴黎歌剧院出发,经过影院,有Polanski(罗曼·波兰斯基,法国导演,被指控六项罪名,包括强奸和与未成年人非法性交等)的电影,大家会停下来呼喊“Polanski是强奸犯”。

Jessica:组织者会用一个喇叭喊号子,大家默哀,然后就会蹲下来。我们走到巴士底广场的时候,会有人躺下来。

 

△游行者模拟死亡,拿着的卡片上写着受害者的名字。 Photo©法国广播电台摄于街头

 

她们在做什么,想做什么:

Jessica:我觉得被家暴的女性很难从那个境遇中改变——因为她们结婚或者有孩子了她们遭受暴力之后,首先需要离开这个环境吧?可是如果没有朋友,或者亲人在这个城市里的话,她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就只能将就在原本的住所里。

Kim:而且这个对中国的(女性)移民,或者在这边居住的留学生群体等来说会更困难。因为很可能遭遇说了但没有人相信的情况,加上有语言方面的困难,她们就会选择沉默。芝麻社想做的是帮助这样一个情况下的女性做翻译,或者代为联系当地的女性救助机构,提供法律援助。

Jessica:我们跟法国一些当地社区的女性救助机构建立联系,需要我们起到语言交流作用时就可以提供帮助。同时她们也会更关注当地华人女性的情况。

Kim:但依然很难的是,虽然我们一直在发布这方面的信息。在这次活动前后,我们在芝麻社的公众号上做了两个月的暴力等相关内容科普,比如在“法国遭遇暴力应该怎么办”等,但(受害者)真的遇到这些情况时,很难建立起信任。所以我们之后想用讲座等形式吸引更多女性来参加,或者用文学艺术的活动作为媒介让更多人参与到讨论中,建立更多信任感。

Jessica:家暴只有一次和无数次,但第一次就能脱离的女生很少,因为太难了。

Kim:但她们得能拥有一个选择,一个办法。

Jessica:至少在“无数次”之前,有可能脱离出来。

 

在2020年,我们继续……

在这项运动和其它所有活动的共同努力下,法国对身处家暴危险的女性增加了更多保护性规定。

2019年,法国设立了11个工作组,每个工作组负责一个非常具体的主题:司法,残疾,心理暴力和抓地力,经济暴力,合作协会/住宿,工作,在警察局和宪兵队的接待,海外,家庭暴力,健康,教育/预防。

 

 

专门为家暴女性新开设了免费热线3919电话中心,法国总统马克龙亲自来这个机构接听了4位女性打来的求救电话,以帮助提高这个救助机构在大众中的影响力。

在与专家(协会,执法机构,卫生专业人员等)进行了三个月的磋商后,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Philippe)承诺将采取数条措施来解决妇女家暴问题:从2020年起,将动用500万欧元,建立家暴女性的紧急收容所;法国的法庭审理家暴案件将会在15天内受理。

法国平等事务国务秘书Marlène Schiappa也在总理府召开会议,宣布要建立一个100万欧的基金,用于资助女性受害者。

等等。

接下来就是拭目以待成效了。

想起“我们都是”在Facebook上写的自我介绍:

这首先是愤怒:看到基于性别的强烈暴力和性别暴力是怎样的腐蚀我们的生活。

这也是一种信念:这些暴力并非不可避免。

这是一个赌注:通过“所有人”的努力,我们可以终止这些暴力事件。

这是一次相聚:我们展示自己的力量和决心。

我们的目标是在巴黎的街头掀起一场女权主义浪潮(运动),使我们每个人都不会在暴力面前孤身一人。

现在,“我们都是”活动的关注人数已经达到100,371 人次。

她们说:“在2019年,我们动员起来,制止杀害女性,制止性别歧视和性暴力。在2020年,我们继续……” 

 

 

希望这个运动会延续下去,参与者更多更广泛。通过“所有人”的努力,最终建立没有暴力的世界。

“我们应该记住这样一个事实:无论她们的年龄、社会阶层,还是种族和肤色,都不应当如此被杀,只因为她们是女人。”

像里尔克在为自己的好友葆拉写的悼词《安魂曲,祭一位女友》中说的那样:

“就这样你死去,像女人们从前那样死去;

我感受到你的宿命,知道你的宿命没有名姓。”

而“我们都是”女人。

 

参考资料:

http://www.leparisien.fr/faits-divers/papa-est-en-prison-maman-est-au-ci...

http://www.leparisien.fr/societe/grenelle-des-violences-conjugales-comme...

http://www.leparisien.fr/societe/feminicides-violences-conjugales-commen...

https://www.francetvinfo.fr/societe/violences-faites-aux-femmes/nous-tou...

https://cheese.konbini.com/photographes/en-images-ampleur-marche-nous-to...

https://posts.careerengine.us/p/5ddaa2a550cfb66b7977508f

http://www.oushinet.com/wap/europe/france/20190704/325186.html

https://www.egalite-femmes-hommes.gouv.fr/conclusion-du-grenelles-des-vi...

 

作者:草木人

旅法自由撰稿人,关注女性自我实现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Current URL